BEAUTY | 虚实的距离,在针脚穿梭之间

原标题:BEAUTY | 虚实的距离,在针脚穿梭之间

种植之处,花开芬芳-系列《曙光》

行走。漫无目的的行走。

非洲城市市中心的经纬纵横就在双腿丈量之间,如迷宫一般的轮廓铺展至无垠的边界。随着晨雾逐渐散去,扑面而来的空气不再轻寒,天空的色泽恍若被调高了几度,空气的湿气渐次被沥干,鸟鸣变得稠密,打破沉寂。建筑、街巷和人流在晨光熹微中慢慢苏醒,露出峥嵘。

这些年来,Joana Choumali习惯了在凌晨时分游走于城区之中,与其说是为了摄影,不如说是一种清醒的体验。“当我行走,我会感到自己变得更强大。”这是一种静谧的感受。一般而言,人们在白天看到城市的浮躁和拥挤,而观察清晨的城市,就如同是注视一个正在沉睡的人,能够看到他所有真实的特征毫不设防地展现出来。

她遵循直觉的驱使,或者停留于赏心悦目的小巷,或者游走在栋宇之间,或者任凭象征性建筑物的引领,纪念碑,桥梁,市场,浴场,作为引路的符号,导引着路线的迂回和弯折。她总是能够找到特定的角度或地点——可能是在丘陵间、山川上、灯塔下甚或是城市的屋顶之下,以便看到一方天空的形状。正如她所见证的,在外部世界,大陆浩瀚的能量翻滚轮转,而内心则因此而经历变化所带来的洗礼。

人们往往认为,非洲的超级城市几乎与诗意无关,他们只能在秩序中和干净的地方寻找到诗意。因此,对她来说,通过摄影,致力于从充满活力的非洲城市环境重建美丽的画面,就是打破这种错误观念的方式。“如果你懂得如何和何时观看,会在每个小角落发现一种美和精致,你可能有机会发现魔力和诗意。”尤其是在有流水经过的地方,俯拾即是诗意,她欣赏水流平静的状态。在这些地方,她感到自己最有活力,被生生不息的诗意、能量与美所包围,从而,即便是在国外旅行,她与这些地方的关系就一如她对故土的依恋。

在路上,她还会观察行人的态度和仪态,终究,不经过她的选择,那些人像被定格下来。回到工作室之后,Joana把这些照片印刷在棉布上,在裁剪和分类之后,集合成为图片库。“这些人像就如同是句子的词语一般,帮助我编撰自己的图像叙事,以便获得了物质化的载体。” 随后,她会在工作室里待上数个小时,专注于在图像上刺绣,手边茶香袅袅,伴随着的是音乐或者有声书。“我感知不到时间流逝。”

刺绣、拼贴和摄影的结合,形成迷离梦幻的氛围-系列《曙光》

物理的行走和思绪的漫游,乃是相映相生的两端。在纸上重现虚实交融的片刻,是Joana的混合媒体项目的着力所在。从2015年起,她把刺绣和拼贴技术运用于摄影之上,赋予视觉艺术充满立体感的层次。这是来自于直觉的选择。“它满足了我触摸自己的作品并且在物理层面上参与拍摄的需求,让我的节奏慢下来。拍摄的瞬间性和完成刺绣的悠长时间之间的对比,令我兴致盎然。”

这个过程是循序渐进达成的。以项目《装扮》(Adorn)为起始点,她拍摄了塞内加尔人的装扮,其中珍珠刺绣的照片成为了她随后进行数码拼贴的素材,无形中孕育了灵感。与此同时,在项目《转移》(Translation)的双连画中,拖曳着五彩丝线的人像、房屋或者交通工具如同跳脱于平面的形象,为纪实影像平添了意趣,突出了人物在环境中游离感,表现了她对世界移民的思索。

项目《一切都会好的》(Ca va aller)完成于2016年科特迪瓦大巴萨姆海滩恐怖袭击之后。Joana在拍摄于那些静谧的街区或角落的照片上缝制刺绣,温暖感的针脚不仅是对影像层次的叠加,而且以毛绒绒的质感释放安慰的力量,可能作为现场气氛或情绪的可视化效果——正如她在事件三星期之后走在街头上所感受到的那样,也可能寓意了一种希望的寄托。“可能这是我与这些人物建立静默的连结的方式。”她所织就的刺绣积蓄了日复一日的意志力量,与直觉的迸发和历史事件的演进维持了玄妙的联系,视觉所蕴藏的表达容量在更大程度上被扩充了,足以冲破介质的限制,直接冲击观者的肺腑,正如温煦的外壳包藏了裹挟心灵的张力。

2018年开始至今的项目《曙光》(Alba'hian)来自于Joana凌晨时分独自一人的城市行走,她用手机拍摄人物,用单反拍摄风景,以此作为拼贴的素材,并把它们与剪裁下来的图像和金色绘画等几个层次缠绕和缝制在一起。可以看到,在作品中,荧光效果的五彩浸透在蓝紫色的基调之中,烘托了曙光之下的迷离景致,人物和街景并不遵循真实的比例,从而更加强了如梦似幻的效果,这正是她在漫游中想象与回忆夹杂之时的内心写照。

“每天清晨,崭新的光芒照亮一切,点亮世界,正如同我们在拥抱内在自我之时重获新生。现实和梦境,回忆和当下,它们相互对话和融合。思绪和回忆在我的想象中同时存在,这些不同层次的图像在同一时间内既展现了它们,也遮蔽了它们。真实世界的样貌与情感和内心世界的印记相互融合,这正是我想要传达的状态。我持续处于内省的过程当中。”

艺术家听凭直觉选择刺绣的色彩和形状-系列《一切都会好的》

刺绣是Joana自学的一门手艺,它具有修补裂缝的功能。她还记得,外婆曾经整天都在缝缝补补,用打过蜡的剩余布料打补丁,这种补丁叫做“N’Zassa”,指的是不同图案和色彩的布料所搭配起来的一种布料,它也代表着在科特迪瓦共存着的不同文化之间的混搭,它们合成一体,又各不相同,互为补充。

“我被外婆付出的耐心迷住了。我曾经疑惑她为什么用针线亲手缝制,而不是使用缝纫机,在她缝制裙子的时候会使用后者。而她只是对我温柔地笑笑,没有回答。”如今,她充分理解了手工缝制的效果。“这难以言喻,却显而易见。”沉浸在刺绣中,持续几个星期、乃至于几个月面对同一张图像,她感受到此中冥想和治愈性的力量,从中“下载”能量、思想、情感和希望,包括悲伤、恐惧、喜悦等,正好比是自动书写的过程。

她感受到,布料和刺绣能够同时唤起多种感官:触觉,视觉,乃至于嗅觉。这是一种来发自内心的感官体验,无论在哪种文化中,它们往往能够带领人们回到自生命中的初始记忆,尤其是其中最为深刻的,诸如出生,怀孕,乃至于死亡。刺绣能够传达广阔幅度中的多种情感,而无论是有意识的,还是不自觉地。与布料相连结,是一种超越语言的表达方式。

试图长时间与作品相处可能是痛苦的,因为她会被迫探索那些想要揭开的或者是在定格画面之时本该避开的时刻和思想。以缓慢的节奏工作也可能艰苦卓绝,因为这可能遭遇过程中的意外。“这是一种持续的探索,归属于我内在旅程的一部分,要求付出耐心和协调性。我交付了通过拼贴和刺绣所获得的,也就是说,外在的风景最终与我内心的图景协调一致。”

刺绣、拼贴和摄影的结合,是一种重新挑战摄影的极限的方式。每一种介质都是重要的,因为它们的融合,才成就了单独一个作品。“最终,我乐于推开摄影的极限,探索以更为个人的和私密的方式使用摄影的途径。”这与她之前拍摄的项目相比是极大的反差。

刺绣是人物情绪的视觉化呈现-系列《一切都会好的》

当她放下刺绣,一夜酣梦之后,重新开始新一天的城市旅行。无论是在她的居住地、科特迪瓦最大的都市阿比让的摩登街区科科迪区,还是塞内加尔达喀尔、摩洛哥卡萨布兰卡和加纳阿克拉旖旎多姿的城市景致,物理的距离延展,梦境与现实交织,激活源源不断的思绪:身份认同、过去与现在之间的联系、与身体的关系、女性主义、日常生活、回忆、现代非洲和世界互动之中的社会现象……

今年疫情初期,Joana在达喀尔拍摄孩童玩耍的画面,作为对自己童年的追忆,而疫情之下严苛的秩序则剥夺了当年那番对未来的确信感和纯真的自由。那里戴着口罩的行人也被定格在了镜头里。为了记录一路上的遐思,笔触在纸面上“沙沙”划过,留下思绪的点滴,以此作为钻研的萌芽,下一个项目就近在眼前。手指在针脚和图像之间的交替和摩挲,就是为了在虚实维度之间不断穿梭折返,最终编织成为斑斓魔幻的艺术凝萃。

完整内容请见《生活月刊》2020年12月刊

《打开视界》栏目“美”

采访、撰文:周亦鸣

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posted on 2021-01-01  admin  阅读量:

版权信息

Powered by 汕头市筷想能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